科盛检测设备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科盛检测设备
热门搜索:

你所不知道的通讯定价策略

发布时间:2020-03-20 10:18:51阅读:来源:科盛检测设备

今年5月9日,工信部发布《关于电信业务资费实行市场调节价的通告》,决定对所有电信业务资费均实行市场调节价,电信企业可以自主制定具体资费结构、资费标准和计费方式。消息1出,立刻引来了众多媒体的高度关注。很多媒体认为,工信部这一政策的推出将会进一步推动运营商下降资费。随着4G网络的全面铺开,大家有望享受到更加价廉物美的通讯服务。但是情况果真如此么?通讯资费真的会由于工信部的这份文件而进一步下降么?要想弄明白这个问题,我们必须要知道通讯资费到底有多大的降价空间。

文/丁傲西

以语音通话为例,不同的运营商,不同的套餐,乃至不同的通话对象,都会对通话费用造成影响。参照目前的通话费用,固定电话资费一直比较稳定,本地通话通常3分钟2毛钱。而手机资费波动较大,本地通话1分钟从6分钱到2毛钱不等。

为何通话资费会有这么大的差距呢?我们知道,要想随时随地拨打电话,我们需要一张覆盖完善的通讯网络,而网络建设保护的本钱直接决定了通讯资费的高低。固定通讯由于技术本身的特性,一条线路常常只能对应一部座机。由于线路资源是独占的,即便你不用这部座机,你家的线路也不能用于别人家的通话。不仅如此,由于占用了固定的装备本钱(线路资源,电话线的电力资源等),固定电话还需要收取月租费。遗憾的是,即便收取一个月20元的月租费,也很难抵消固定电话的保护本钱(很多地方一条固定电话线路仅电费一个月都不止20元)。正由于如此,固定通讯本钱不但较高,而且网络利用率也不如移动通讯,降价的空间十分有限。

和固定通讯不同,移动通讯的本钱和用户数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举个简单的例子,在北京上海这样的经济发达城市,人口的密度极高。运营商只需要在大厦商场等人流量大的地方布设基站,就可以覆盖到足够多的用户。一个基站的布设本钱一般在几十万左右,服务的人越多,每个人所分摊的本钱就越低。虽然在农村地区人口较少,网络覆盖本钱较高。但是总的来看,用户数越多的运营商每用户分摊的本钱就越低,降价的空间自然也越大。反之,用户数较少的运营商每一个用户承当的本钱就较高,降价的空间也相对有限。

除网络建设保护的本钱,网间结算费也是运营商不能不斟酌的一个重要部份。以移动通讯为例,在08年电信重组后,工信部制定了新的标准:除TD号段,移动联通电信之间相互拨打电话要给对方结算6分钱1分钟。在尔后的竞争阶段,3大运营商虽然把话费一降再降(先是电信推出9分卡,紧接着移动推出8分卡,联通推出7分卡,最后电信干脆推出6分卡),但是始终没有下降到1分钟6分钱以下的地步,这自然和高昂的网间结算费有关。同时,由于我国目前没有推行携号转网政策,在用户换号本钱居高不下的条件下,用户数较多的运营商为了保持自己的利润,常常其实不愿意主动降价。这也就是为何TD号段结算费仅需0.012元1分钟,但是这两个号段的移动手机用户并没有享受到更加优惠价格的缘由。

可能有人会问了,既然网间结算费这么高,那拨打网内的电话不需要结算,价格应当可以很低了吧?遗憾的是,这样做又会这就牵扯到另外一个问题:“公平原则”。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在08年电信重组前,短信是人们重要的沟通交流工具。和打电话相同,短信也是要结算的。在那个时候,一条网间短信的结算费用是0.05元。由于移动用户较多,为了能够在竞争中保持优势,移动长时间履行着网内网外差别定价的策略,移动网内发送短信是1毛钱一条,还有许多价格优惠的短信包可供选择。而如果是发往联通电信网通的网外短信,价格就会变成1.5-2毛钱一条。网内网外差别定价造成的直接后果是移动用户不愿意给其他运营商的用户发送短信,而新用户入网也常常选择用户较多的大网运营商。毫无疑问,移动的行动违背了公平原则,进而在履行多年后被工信部叫停。除此之外,浙江联通推出了“随便打”(全省联通用户通话全免费)也由于网内网外差别定价而被通管局叫停。在这种情况下,即便网内通讯不需要结算,运营商也不会差别定价下降网内通讯的费用。

既然用户数较多的运营商为了保持利润不愿意降价,而用户数较少的运营商由于本钱限制降价空间有限。那末工信部推动电信企业自主定价后,运营商的资费情况会出现怎样的波动呢?

可能有人不知道,在工信部这个文件出台之前,工信部通常限制通讯资费的上限,而对下限没有限制。换句话说,如果企业要上调通讯费用,那末工信部会对企业进行一定的限制。但是如果企业要下调通讯费用,那末工信部对此并不做限制。今年6月1日开始,电信业正式实施营业税改增值税。在营改增实行的大背景下,通讯企业缴纳的税负将从原来的3%大幅上调至基础通讯业务11%,增值电信业务6%。也就是说,以话音和短信业务为主的基础电信业务的本钱将会大幅提升,3大运营商利润大幅度下滑已成为必定。在这种情况下,工信部发布《关于电信业务资费实行市场调节价的通告》,宣布运营商上调通讯费用不再遭到限制,运营商可以根据本身需要上调通讯资费。为了保持利润水平,满足国资委年利润增长10%的考核要求,3大运营商完全有可能上调部份通讯资费,减少营改增对本身的影响。

这样看来,虽然说鼓励市场竞争有助于下降资费水平,但是在高昂的网络运行保护本钱、营改增、国资委考核、村村通和扶持TD-LTE的大背景下,通讯企业再次降价的空间十分有限。这次工信部的发文,更多的是政府部门的一种表态,没有必要过分乐观。而要想真正下降通讯资费,乃至实现通讯市场化,明显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微机控制电液伺服万能试验机

数显压力试验机代理厂

济南电力金具行业检测设备厂

摆锤式冲击试验机公司代理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