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盛检测设备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科盛检测设备
热门搜索:

资讯生活亲爱的不要离开我

发布时间:2019-05-17 03:53:32阅读:来源:科盛检测设备
资讯生活亲爱的不要离开我

醒来时,李晓楠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嘴巴也被层层的胶带粘住了不能说话。四周一片漆黑,我这是在哪里?

头好疼,李晓楠开始回想自己出现在这里之前发生的事情。

她向男友刘彭阳提出分手,可刘彭阳说什么也不同意,还苦苦地哀求李晓楠不要离开他。李晓楠提出分手并不是一时的头脑发热之举,相反,她比任何时候都要冷静。

和刘彭阳交往这一年以来,李晓楠就与自由两个字彻底说了再见,刘彭阳每天都会看他的手机,翻她的聊天记录,李晓楠去同学聚会,他也会问有没有男的,如果有男生,就不让李晓楠去,他不让李晓楠对别的男生笑,李晓楠清楚地记得在路上她跟一个男同学打了声招呼笑了笑,就因为这个刘彭阳把她狠狠地打了一顿,还把杯子摔她身上。

刘彭阳追李晓楠用了一年半的时间,这一年半里他对李晓楠很好,李晓楠也正是因为如此感觉他是一个可靠的人才答应。没想到两个人在以后刘彭阳就开始疑神疑,无论何时都感觉李晓楠要背叛他,从此他开始限制李晓楠的自由,查她的手机,qq,甚至还秘密跟踪李晓楠。

他眼里容不得李晓楠对别的男生的一点好,哪怕是一句关心的话。不论哪次只要稍微感觉到有点风吹草动就会狠狠地打李晓楠,等到把李晓楠打的遍体鳞伤她一个人哭泣的时候,刘彭阳又会跪倒李晓楠面前抽自己耳光请求她的原谅,保证以后给她更大的空间不会再打她了,可每次过不了几天,他的疑心病就会又犯了。

李晓楠下了决定,长痛不如短痛,就此放手吧!可刘彭阳说什么也不答应,他跑到李晓楠的宿舍楼下去下跪求李晓楠不要离开他,去李晓楠上课的教室堵着她,求她回心转意。这样僵持了一个月。

直到昨天,李晓楠忽然接到一个电话,刘彭阳打过来的,他说自己想通了,同意分手,不过想和李晓楠吃最后一顿饭。

李晓楠想起刘彭阳曾经对自己的好,就答应了。

可就在去吃饭的路上,李晓楠感觉后脑勺被人打了一下,然后就没了知觉。

对,李晓楠想起来了,我是被人打晕的,可现在这是在哪里呢?她想呼救,可嘴巴被封住了,她只能无奈的哼哼两声,根本无济于事。

这个时候,一道强烈的光射进来,刺的李晓楠睁不开眼。一个身影走了进来,对于这个身影李晓楠再熟悉不过了,这是刘彭阳的身影。

“晓楠,你醒了?”刘彭阳蹲下神,手指轻轻划过李晓楠的脸。

可此时的李晓楠根本说不出话。

“晓楠,不要和我分手好不好,我真的好爱你,我不能没有你。”刘彭阳眼神迷离,手指依旧没离开李晓楠的脸。

李晓楠从刘彭阳的瞳孔中看到了自己,却被自己吓了一跳,她发现此刻的自己身穿一素白衣,连头发也变成雪白的颜色,脸上被涂上了一层厚厚的脂粉,像刚刷白的墙,暗黑的眼线直飞入头发,长长的假睫毛忽闪忽闪,妖艳的红唇在这样的衬托下显得分外显眼。

但是自己从来不化妆的啊,这是自己吗?

“晓楠,我爱你,你说话啊,我不能没有你。”刘彭阳说着把李晓楠嘴上的胶带撕开。

“你这个变态,疯子,快放了我!”李晓楠大声喊道,另一个目的是想引起外面人的注意使自己获救。

“声音小点,我亲爱的宝贝,再大声了我就不喜欢你了。”刘彭阳凑到李晓楠面前,李晓楠感觉到刘彭阳的鼻息打在自己脸上。

“快放了我,混蛋!”李晓楠继续大喊。

“妄想!”刘彭阳目不转睛地盯着李晓楠,突然一把抱住她,吻了下去。

李晓楠想挣扎,却奈何自己全身被绑。

一阵狂吻过后,刘彭阳看着头发蓬乱的李晓楠继续哀求,“不要和我分手,晓楠,我爱你,我愿意用我的且换你的爱……”

李晓楠没有答话,她判断出来自己应该在一个特别偏僻的地方,就算是喊破了嗓子也不会有人过来救自己的。

“看来你还是不想答应!”刘彭阳似乎是生气了,他拿出一把菜刀,寒光闪闪应在李晓楠的脸上,心中莫名地恐惧起来。

“我是爱你的,晓楠,这么做只是为了一生一世和你在一起。”刘彭阳念叨着,砍掉了李晓楠的十根手指,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哦,还有脚趾,”刘彭阳念叨着,脱掉李晓楠的鞋子,把她的十根脚趾也砍了下来。

“接下来我会好好爱你的,”说话间刘彭阳把李晓楠两只耳朵割了下来,李晓楠疼痛的快要晕过去。

“还有胳膊,我也会好好地爱你的胳膊的,”刘彭阳举起菜刀砍掉了李晓楠的胳膊,“还有脚,”就这样,一点一点的,刘彭阳砍掉了李晓楠的四肢还有耳朵。雪白的头发,暗黑的眼线,火红的嘴唇,没有身体的四肢,刘彭阳看着开心地笑了起来。“你是我的,说也改变不了,包括你自己,哈哈哈哈……”

李晓楠忽然注意到自己被砍掉的四肢变成了捆在一起的稻草,不过她没有想太多,钻心的疼痛使她随时可能晕过去。

现在该到头了,刘彭阳冷笑了两声,提着菜刀一下子把李晓楠的头砍了下来,脖子处还滴滴答答地淌着血。李晓楠又没了意识。红唇依旧妖艳,眼线依旧暗黑,头发依旧雪白……

这个时候,李晓楠的身子也变成了捆扎在一起的稻草……

刘彭阳从黑暗中拿出一个稻草人,一脚把头踢掉,把李晓楠的头放了上去,拿来卸妆液把她脸上的浓妆一点一点卸掉,重新为她化妆。

这次他为李晓楠画了蓝色的一字眉,鲜红色而粗犷的眼线,脸色依旧用脂粉刷的跟雪似的白,嘴唇则涂上了了黑色的唇彩。

“我的小美人,你永远是我的,不要和我分手……”

画好妆后,刘彭阳拿来一件墨绿色的裙子给稻草人穿上,一瞬间,稻草人有了肉体,又变成了李晓楠。

三天后,李晓楠醒了,她看看黑暗的四周,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却回想起自己是去找刘彭阳吃最后一顿饭的路上被人打晕了就来到了这里,过了一会儿,进来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刘彭阳,他看到李晓楠醒了,蹲下身,手指划过李晓楠的脸,哀求道,“晓楠,我好爱你,你不要和我分手好不好?”

李晓楠依旧没有做声。

“晓楠,我好爱你,你不要离开我,晓楠,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刘彭阳抱住李晓楠说道。

李晓楠哼哼的叫,刘彭阳撕开了粘在她嘴上的胶带。

“混蛋,快放走我!”李晓楠喊出来,并试图站起身用椅子打刘彭阳。

刘彭阳额头被椅子碰出个大包,“我说了,我不要你离开我!”说完一刀下去砍掉了李晓楠的脑袋。

李晓楠又没了知觉……

刘彭阳又从黑暗处拿出一个稻草人,把李晓楠的头安了上去,拿出化妆包为李晓楠的头化起妆来……

“好惨啊,”一位老人放下手中的报纸叹息道。报纸上加粗字体赫然写着,“妙龄少女外出遇害,头颅被割,案件正在侦破中”

而此时另一个地方,一位母亲哀求着一位道士打扮的男子,“大师,真的不能召唤到我女儿的魂魄吗,她死的那么惨。”说话的人正是李晓楠的母亲

道士打扮的男子说道,“我已经尽力了,但是杀害你女儿的人在杀害她的同时把她的魂魄也带走了并且封印在某个东西里,我实在无能为力,您另请高明吧!”

李晓楠已经死了,只是她自己并不知道。

刘彭阳杀的她,并且把她的魂魄封印在稻草人里。居然想和我分手,我费那么大劲儿才把你追到手,想走就走吗?我要你永远陪着我。

刘彭阳一直没告诉李晓楠一件事,他家九代都是道士,封印一只鬼,小菜一碟。

电子万能试验机价格

荆州开发商资质

材料试验机厂家